在这里根本就浪不起来的郁子

不沉湎于璀璨,不落魄于浮华。爱音乐,写作,二次元,吃,小绘怡情。

原创【维勇】陷 by.郁子 【第五章】请开始你的表演(下)

1、设计师维x程序猿勇
2、肉刀糖样样俱全。
3、文风清奇,慎食。
4、如果有错字那么在这里果了个咩。

【第五章】请开始你的表演(下)

气氛升温到了一个有趣的程度,毫不遮掩地调侃着三人,应和出一个戏剧化的局面。
伊凡似乎吓了一跳,指着勇利惊慌地对维克托说:“哥……哥,他是谁?”
勇利看到伊凡的反应后,心里默默翻了一个白眼:“你惊讶什么啊我比你更方好嘛?!”
维克托笑道:“这是我的男朋友,胜生勇利,也是未婚夫哦。”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哇!!恭喜恭喜!我真想给我的亲朋好友说:‘米娜桑我哥结婚啦!!和一个很可爱的日本男子哦!热烈庆祝啊啊啊’的话呢~”伊凡一脸喜庆地看着维克托和勇利,只差和维克托一样的心形嘴了。
勇利暗搓搓地对维克托说:“我怎么觉得伊凡桑的反射弧好长……”
暗搓搓地回答:“没事我早就习惯了,他的反射弧可以绕太阳一圈。”
伊凡步履缓慢地走上前来,和蔼得像个老爷爷。
“你们在讨论些什么呢,哥,勇利君?”
“没没没,没什么。”

伊凡虽然也是俄罗斯人,但是和维克托一样,日语讲得都很好,几乎没有什么违和感。
伊凡从小就是一个小暖男,长得和维克托一样,很帅气,也很聪明。但是自从成人以后…
私生活便很混乱。
伊凡经常夜晚出没和女人在一起,又因为两人是双胞胎,媒体自然会认为是维克托,媒体之所以不知道伊凡的存在,是伊凡主动提出来的:
“你不觉得很麻烦么?如果他们不知道我,那么这场游戏会很有意思呢。”
腹黑,宅,但伊凡的骨子里一直是暖的,没有人扒开,也就伪装得很完美了,所以也只有他的家人知道。
但这也给维克托增添了很多烦恼,像追杀的媒体那样,像勇利那样,有烦人的,也有令人心痛的。
然而这仅仅是因为弟弟的一个趣味,维克托做好了一个哥哥,但没有做好一个约定人。
健忘,有时忘了他人的感受,酿成勇利心碎的后果。这一点维克托是有些自责的。
他想是时候挽回两人的关系了。

“所以原来是这样??”勇利再次确认道。
“嗯。”维克托边又一把拉住勇利的手,对伊凡说道:“弟我和勇利好好谈一下。”
“嗯?哦。”伊凡淡定地答应了。

阳台上
“维,维克托,你要干什么。”勇利别过脸,有些不习惯地说道。
“没什么,勇利,我只想确认一个问题。”维克托突然严肃起来。
“嗯?”有些迷茫的脸。
维克托真的很爱他,日以继夜地念想。每一天,每一个黎明,每一个日落,甚至每一次眨眼,每一次呼吸。维克托很爱他,超越过喜欢一百倍,从一开始的任性逐渐成熟,他想和勇利一辈子走下去,陪他一辈子,只求勇利在他身边不要离开。
“你,爱我吗?”维克托说道。
见勇利有些沉默,维克托又开口道:“不是喜欢,是更深沉的,更负责的,更值得的。”
好久没有这样心动过了呢,维克托。
但我有些累啊。
良久,勇利答道:“喜欢。”
空气凝结了,令人窒息到心痛的凝结。
“我先走了。”勇利埋着头直径走出了门,没有一点迟疑,但很痛。
“勇利!”维克托追上前去直到楼下,“你等一下!”
“等?”勇利顿时停下脚步,猛地回头。
“等什么?”
“我现在根本不想等你。”
骗人。
“我一点也不想和你在一起。”
假的。
“我似乎真的对你一点感情都没有了。”
骗人,明明见到你到现在心还在狂跳。
“我恨你,维克托,不管又没有伊凡桑。你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啊。”
骗人的啊!
“就此别过吧。”
对不起,维克托,说违心的话有些痛呢。
“勇利……”
勇利,别走…别走!
“不要离开,待在我身边啊!”
勇利顿了一下,最终还是离开了。
『维克托你这个笨蛋。
勇利你这个傻瓜。』

荧幕变黑,木偶似的表演中我一字一板地念完了台词,表演就此结束,但切记,不要鼓掌,不要做评,更不要伤心,你要知道,都是违心的,都是假的。而你,也千万不要傻乎乎地逢场真做。
我只是突然不怎么开窍,需要时间给予的清醒啊。

作者有话说:
这是糖,看官们觉得甜不甜?这种暗示性的糖,其实是最甜的,是最给予人希(shi)望的!!【雾】
谢谢食用。

原创【维勇】陷 by.郁子 【第四章】请开始你的表演(上)

1、设计师维x程序猿勇
2、肉刀糖样样俱全
3、文风清奇,慎食
4、错字晚癌,注意

【第四章】请开始你的表演(上)
瞳孔里的时间引起乱流,带着昔日的约定,穿梭到老旧的时光里,勾起一缕初恋的疯狂,心跳在作祟。
是你吗?维克托。
勇利想着,目光流转于维克托身上,男人正面带微笑,但现在实在是太闪了…
媒体们疯狂地捕捉着两人的一举一动,不想错过一个爆点,狠狠地按下快门,喧哗声更是此起彼伏,吸引了很多行人的眼球。
维克托也不再逃避,一把拉过勇利宣布道:“我的恋人,胜生勇利,我们今后会好好在一起的,我们也需要私生活,所以请不要跟拍了好吗。”
一片哗然。媒体已经围住了两人,群众也交头接耳议论着。更加疯狂地追问不绝于耳。
维克托轻皱眉:“啧,早就该知道这样是没用的了。”
他也应该知道。
这时,治安大队来了!
伴随着维护正义和平秩序的光环,他们很快控制住了场面,里面的领头对维克托说道:“维克托先生,下次一定要带保镖了啊,不要再引起骚动了。”
维克托俏皮地笑了笑,仿佛刚才的事已经被她抛到九霄云外了。随后就开车潇洒而去。
尾尘只间,站出一个少年,戴着墨镜,一身黑加上豹纹鞋子和印着老虎的外套。
墨镜取下,一双青色的眸子带着不悦直视维克托走掉的地方,不满地皱起了眉:“啧。”

维克托家中
勇利还是有些懵逼,无措之感涌上心头,看着与他约定的少年已变成风度翩翩的男子,不由地心动,可是,8年,就很短吗?就不允我不变心吗?好,我等了,可是接下来的两年,只有无尽的失望。
我已经是一名程序员了,我很渺小,维克托,你,依旧享誉全球,我怎么会不知道你的存在?可是,难道,你就可以违约吗?因为名气?!每一次媒体制造的绯闻都成为插中我心中的刀,一遍,又一遍,她是谁?我不认识,我不知道,但为什么每次每次每次,要伤害我!?为什么要违背?!你只是一遍一遍地终结着我的希望,一点点地吞没着我的爱,直到遍体鳞伤,直到我已经对你彻底绝望,直到我对你产生不了感情,将你的生活隔离于自己的生命,维克托。所以我为什么不忘了你?还有什么理由让我继续等下去?
维克托,你就是个骗子。
埋怨一遍一遍地家中,积满在了勇利的全身,也是一遍一遍的刺痛。
“哼。”勇利冷笑,他又冷酷了起来。
和10年里的生活一样,和他受伤时一样。
维克托关心地走上前,手正要搭在勇利肩上。
“啪”的一声,隔绝了两人之间的联系。
勇利把维克托的手拍开,然后渐渐抬起头来,眼里噙满了泪水,愤怒的目光望穿了维克托的心。
“勇利,你,你怎……”维克托有些惊愕地开口,可马上就被打断了:
“够了啊维克托!如果你觉得嘲弄我很好玩的话,就把我忘了吧!反正……反正我一直以来的期待和努力都是彻头彻尾的笑话啊!你这么多情人其实也不缺我一个对吧?不要再找到我不就好了吗?!!不要啊……”
声音渐渐缩小,维克托一下十分无措,心里正狠狠地揪着,任眼前的人咆哮。
“我在那个8年里,我渐渐变了,可我本来不会变的,因为你开始变了啊!如果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或玩笑的话就不要让我承受这么久啊!”
房间里过了勇利的咆哮声后便很安静,安静到差点一无所有。
维克托小声地说道:“勇,勇利…”
“维克托先生,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吗?”勇利又轻笑道,尽管泪水横流。
“这………,这是一场误会!”维克托鼓足勇气,解释道
“嗯?噗…哈哈哈哈哈哈,误会?”勇利笑得更猖狂了,这根本不像他,他现在被黑色的暗流包裹,无法脱身,也不知自己深陷其中。
“我跟她们根本就没有发生过关系,她们确实和我见过面,但我真的是讨论工作!”维克托又说道,神情很激动,仿佛急于摆脱什么“罪名”。
“是啊是啊,谈着谈着居然到了夜店???还经常谈到夜店,你们合作关系可真好。”引来的只是一阵冷嘲热讽。
“唉唉……勇利,我知道你现在肯定很难过,肯定不相信我,但是那个不是我啊!”
“不是你,还能是谁?什么,难道是什么孪生兄弟,双胞胎?”勇利还是在调侃维克托不可信地借口。
“唉唉……我……”
正当维克托无奈之时,门外传来钥匙的声音,只见家门打开,一个男子走了进来。
“哥我回来啦~”
他有银色的短发,湛蓝的眸子,和维克托一样的身段,只是嗓音有所不同。
勇利止住泪水,看看维克托,维克托望着勇利并耸一耸肩,勇利再看着刚入门的那个男人,顿了顿。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这下该怎么说呢,怎么说呢怎么说呢怎么呢说呢……”勇利如此想到,把头埋得很深,维克托则对那个和他长一摸一样的弟弟打了声招呼:“你好啊,伊凡。”
——————————正文分割线——————————
 
作者有话说:
这里郁子!其实这次维秃子有一个双胞胎弟弟这个脑洞也是我突然抽风写的蛤蛤蛤蛤,但大家放心不是维勇维,这次不禁有伊凡出场,还有小妖精尤里奥有没有注意呢?ヾ(@^▽^@)ノ
谢谢食用。

天地良心更新坑!原创【维勇】陷 by.郁子【第三章】

1、设计师维x程序猿勇
2、肉刀糖样样俱全
3、文风清奇,慎食
4、没注意检查也许会有错字,注意。

【第三章】说出你的故事(下)/带你领略最美的风景

维克托呆住了,这无疑是最美的风景线,瞳孔不断地放大,湛蓝的瞳孔里炯炯有神。
少年一回头,就看到一个将近成熟的美少年正盯着他,微微一愣。
维克托也注意到了,眼神却毫不逃避,挥起的手正笑着向勇利说“你好”呢。
啊脸好红。
勇利马上把脸捂住了,转过身去,手指间的脸已泛起红晕,他从来都没见过这么美丽的长发男子,维克托倒是很热情,上前走近去打招呼:
“你好呀,小弟弟~”
啊好和蔼好亲切。勇利的脸可更见红了。
“你叫什么名字呢?”
“胜…胜生勇利。”嘴里吞吞吐吐几个字,维克托见状,忍俊不禁:
“噗,你真可爱,我叫维克托,我以后就叫你勇利吧,我们就算认识啦~”
维克托低头向勇利伸出手,面带微笑。
勇利把手渐渐放下,跟维克托握了手。
啊真的好美。
披散的银发错落与肩上,自然舒适;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长长的睫毛间撒下太阳的光辉,眼睛里充斥着海色,由深变浅,可以看见粼粼的波光;高挺的鼻梁,小小的樱唇,勾起人美好的遐想。
维克托已经与海和阳光混为一体了。
勇利陶醉中,维克托心形嘴一脸懵逼:“怎么了,勇利?”
“没,没什么。”勇利马上转移目光,眼睑下垂。
难得的假日海边时光,不想虚度。
“我们看海吧,勇利。”
“嗯。”
两人坐在一起看海呢。
他们谈了很多,直到太阳西沉,最后一点虚弱的光洒在海面上,一切都很安静。
“勇利,你将来要选什么职业?”
“程序员。”坚定目光外的眼镜闪了闪。
“哇哦,勇利的志向很不错呢,不过,也许会有点累呢。”
“嗯,但是没关系…哦,对,维克托,那你呢?”
“嗯?我吗,哈哈,我已经有职业了呢。”嘴角微微上扬。
“哦,这样吗……”
少年微微低头,再度思考;他望着少年,再度沉醉。
也许对于他们来说,彼此便是见过最美的风景,互相吸引,互相享受,不相上下。
“勇利。”
“嗯?”
“今晚我要睡你家。”
“诶,诶,哈????!!”

勇利家中
“呀,欢迎维克托先生,我可是很喜欢你的作品的啊,真是有前途的孩子。”勇利妈妈如此说道,她总是和和气气的。
“哈哈,谢谢阿姨对我拙作的赞美,我会更努力的。”维克托谦敬地笑道。
“呀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勇利妈咯咯笑道,对维克托的到来又惊喜又满意。
不知情的勇利:???
夜深了,勇利即将就寝,刚想关上门,就被止住了。
只见一位身着浴衣的长发男子正笑脸盈盈地看向勇利,可爱又优雅:“勇利,我们一起睡吧~”
啊什么他说什么?哦他说他要睡我。
“不要!”极度恼羞的声音随着门“啪”的一声关上。
“嗯?我没说错什么话吧?”维克托一脸茫然,豆豆般的眼睛眨了眨。
算了,睡了吧~
闪烁的群星点缀着夜空,黑沉阴暗里寻找璀璨的光明。
『勇利,你会是我那颗最亮的星星吗?
维克托,你会是我那颗最亮的星星吗?』
晚安。

早安,万里的晴空。
两人此时已吃完了早饭,开始晨跑。
两人嬉笑打闹着,心里早已埋下了幼小稚嫩的种子。
日复一日,情感在发芽,但也该经历各自的风雨了。
维克托快要回俄罗斯了,两人的风景已经领略完,迟早要面临分别。
两人的最后一夜,他们又去了海边。
海浪静静地拍打着海岸,平静地脆响,平静地叙说。
“呐,维克托。”小小的声音从勇利嘴边传出。
“嗯?”
“你…你喜欢我吗?”
一针见血。
“我……”
“我喜欢你啊,”勇利又说道,“可是我又多小。”
维克托的心被撼动了,不仅是因为勇利的告白,还有他们的未来,他一把抓住了勇利的手,激动地向勇利说道:“是啊勇利,你才初一,我已经快高中毕业了,但只要我们成年,大学一毕业,那这种奇怪的年龄差也就不会这么突兀了吧?!我们到时候再谈恋爱,真正的恋爱。”
“诶?”
“没错,你一定要等我,等8年,我一定会来找你的,就在这个地方。”
勇利又低头了,害羞得不知如何是好,两只手揪来就去。
然后就是一个猝不及防的吻,正中勇利的心脏。
柔软的唇像棉花糖一样,甜甜的,黏黏的,纠缠着最甜美的味道。
“这是一个约定,我的初吻。”
混蛋这也是我的啊!勇利如此在内心怒吼道,但其实早已陷入甜蜜。
两人都有些紧张。
“勇利,8年后,我一定来这里找你,我们一起看日出。”维克托开心地笑道,怀揣着甜美的梦。
“嗯。”勇利只是轻轻点头,还没有从刚刚的吻中缓过来。
维克托见状,笑了起来,勇利也跟着笑。
清风明月,海边许下美好的约定。
初恋的味道,最美的风景线,已互相领略。

A drop in the ocean,a change in the weather.I was praying that you and me might end up together.
海洋里的一滴水,天气里的一点变化。我曾深深祈祷我们可以一直在一起直到生命的终结。
——————————华丽丽的分割线——————————
大家好这里是郁子有话说!
今天更新的虽然不是很粗长但对我来说已经是天地良心的粗长了!【喂喂够了】
谢谢食用。

新坑! 原创【维勇】陷 by.郁子【第二章】

1、设计师维x程序猿勇
2、肉刀糖样样俱全
3、文风清奇,慎食。
4、错字晚癌注意。
第二章】说出你的故事(上)
     “???”勇利一懵,脸上挂满了问号,“什么?男友?”
维克托俏皮地一眨眼示意,勇利心里翻起了狂澜:
    这是什么鬼我怎么一脸懵逼我没有听错吗男友男友绯闻男友?!没错我肯定是听错了对没错我就是听错了怎么可能我又开始幻想了对没错就是我听错了……
    疯狂地自我否认并没有什么卵用,维克托似乎看出了勇利的心思,又重复了一遍:“当我一周的绯闻男友。你没有听错。”
霎那,眼里燃起欲望的火花,四处溅射,眼前的银发男人如此迷人,脑子顿时里有些迷乱。
不行啊我怎么可能会跟一个男人在一起我拒绝啊!
理智战胜了欲望,勇利不断地否定着,他不会喜欢男人,更不会爱上男人,不会不会不会不会……
两人持续奔跑着,一直绕路想办法甩开媒体。
媒体一脸不屑:你们当我几十年的“追杀”白练的吗?
维克托等待着勇利的回答,可勇利恍恍惚惚的眼神早已出卖了他:我不情愿。维克托有些不悦:“怎么,不愿意?”
勇利大吼道:“废话难道你以为我还会同意啊!?”坚定的话语,固执的眼神,挣扎的手想重获自由。
做梦。
从你的10年前,你就已经归我所有。
一个霸道的吻,触动了10年前的那一段迷人的时光。
樱花馥郁了的气息,勇利13,维克托17。
勇利有些青涩,维克托些许成熟。
维克托12岁出道当平面设计师,17岁的他,已享有世界级的声誉。
灯光闪闪的采访现场。
“维克托先生,您现在还在学校就读吗?”
“当然,我一定会继续完成我的学业。”
“那听说您还会出一个十分震撼的作品,叫做《初恋》,那么您会在哪里体验“初恋的味道”呢?”
微微勾起的手指着下巴,思考的目光在脑内寻找灵感的水源。
“日本,九州岛。”
“那么请问维克托先生有没有“初恋”的人呢?”
他轻笑,答:“没有。”
一场飞机票,联通俄罗斯和日本的路线,也是一段爱情的桥梁。
“流氓”的气息渐渐逼近唐津市,维克托的旅行将要见尾。
四月的阳光洋洋洒洒,一位少年正与海嬉戏。阳光下的少年,富有奔跑的活力。
维克托停在不远处,微风飘洒着情愫,樱花微香。
初恋的味道。

开新坑啦!原创【维勇】陷 by.郁子

1、肉刀糖样样俱全
2、设计师维x程序猿勇
3、文风清齐注意
【第一章】结束后拉开序幕
     东京之夏,在热浪中狂欢。
     放屁。
     这里是赤笼,太阳毫不犹豫地侵蚀着东京,光芒里艰难行走,光荣地上刑。
     这种感觉一遍一遍袭击着勇利的大脑,昂吭,他被吵了。眼神里泛滥着黑暗,微张着嘴,衣冠整整,心早已被太阳之火吞噬:
     ………
     啊啊啊啊完蛋了啊!我的房租还没交呢!水电费欠着呢!你炒个鱿鱼别这么“准时”好吗?!拉面都吃不了了啊!欧气快用完了好吗?!这日子怎么过啊!!啊?
     哦不我要冷静。
     我控记不记我技己啊!
     身为一个计算机系硕士,程序猿,一天忙到晚,工作积极上进,为了金钱付出了身体健康,我容易吗我?!
     很显然是不容易的。
     那你就不要因为纳新就炒了我了好吗老板?!
     勇利艰难地行走,心里撞起千层浪。
     思绪混乱,撞上了人。
     墨镜掉下,捡起。陌生又熟悉的面庞,带着节操狂奔,一不小心撞上了爱情的红灯。
       眼前的短发男人,汗流不止,银丝牵扯着汗珠,纠缠的难舍难分。包含着海的眼睛,湛蓝无比,海上折射熠熠的光芒。高挺的鼻梁,微张的嫩唇疲劳无比。对着勇利一笑,立马拐跑。紧随着的媒体似乎是乐此不疲的呼喊着:“维克托先生,维克托先生!”喧哗得有滋有味。
     勇利就这样被拐跑了,勇利边一脸懵逼地跑着边观察着眼前的男人,霎那,如梦初醒:
     莫非,他就是!……
“哦哦,那个俄罗斯老流氓设计师!!”
     那个惊动世界的著名设计,满脑子的灵光乍现成为完美的作品。但私生活混乱。
     哎呀,激动了。
     勇利喊出了声,维克托一顿,又轻笑:“你叫什么名字?”
     勇利正想开口,忽觉不对甩开维克托的手:“等等为什么我要告诉你啊?!”
      维克托又牵住不放,在勇利挣扎之时在他耳边低语,磁性得撩人心底:“当我一周的绯闻男友。”
       谢谢观看。【笔芯】

维勇各种梗写遍!【这次没图了,题材多?hhh今天粗长】

【第二章】继续更
           仿佛只是一刹那,勇利就感受到了10000点伤害。不会的,不会的……勇利坐在地板上,思绪反复挣扎,怎么想都是不解。最后,勇利终于爬起来,迅速穿好了衣服。挡在门口,看着龟速的维克托,嗤笑道:“就这么慢,你还想走?”维克托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起头来,犀利地看了勇利一眼,便继续低头收拾东西。勇利见了,走上前去,俯下身子,在维克托身旁轻声细语道:“初次见面,我叫胜生勇利。”“呜……你走开!痒死了……”维克托一手撇开了勇利,勇利被打发到了一边,又开口道。“噗
,维克托还真可爱啊,要是一直这样下去,该多好……”勇利说道,眼里不禁多了几分忧伤,仿佛是有无限的凄凉。“嘁,我又不认识你,”维克托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慢慢站起身来,向勇利走去,“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干了些什么?一脸受气。”勇利不禁打了个寒颤。向后慢慢退去,而维克托则一步步逼近,知道勇利无路可逃。勇利还是被吓到了,瞳孔缩小地看着维克托,此刻,他们的呼吸又紧密地缠绕在了一起。就这样互相对视了许久,维克托突然开口道:“赔我精神损失费,大脑缺氧费,一无分文费……”勇利切切实实地翻了个白眼,还是解释道:“不用算这些费了,财迷,以后你跟我一起。”
        “嗯,嗯?哼,别以为你这样就可以收买我了!你以为我会上你的当?”维克托逞强地笑道,其实心里面早就想到无比的划算了,毕竟其实他也不确定,昨晚,到底发生了些什么……【还有不知道怎么回事维秃有些孩子气了】“哦?嘴上说着不要呢,维克托。”勇利几乎是要反受为攻了!只见他一下子用一根手指堵住了维秃的嘴,又用另一只手按住了维秃的肩,然后手指在樱唇间游走,又划落。可见勇利是已经猜透了维秃的那点小心思,渐渐地扬起了唇。维秃这下可害羞了,整个人似乎像熟透的苹果:“哇啊你又这样!~”勇利顿了顿,又?“又什么?”“就像昨,昨天!你也肯定这样子做过吧!?”维秃傻乎乎地回答道。勇利听后,放下了手,苦涩地笑了笑,抬着头望天花板,心想道:“哼,八嘎,你,还记得我们的昨天吗?哪怕,就一天而已。”
继续吧。【话说维克托现在似乎有些傻白甜?哼,怎么能这样设定呢?~】
         “好啦不管怎么样啊,你,从今以后,就全部是我的了。”勇利淡然地回答道,眸中又略显霸气,什么流言蜚语,争风吃醋的,全都一边去好了。“骚年,你才想得美呢。”突然,不远处突然穿来一阵稚嫩的声音。霎时,勇利和维秃觉得毛骨悚然…
——————————内容与自白分割线—————————
【所以我就停在这里卖关子了hhh】
诶呀怎么会呢,反正也没人提问,而且就要开学了,还是尽快更了吧【滑稽】
——————————于是我又开始更了—————————

        两人齐刷刷地向声音出处扭去,这可不是魔幻小说啊!马卡钦在示威性的叫着。戴着毛茸茸的耳朵,十分乖巧。只见那青蓝色的眼睛本该像那阳光照耀下的大海,澄澈明亮,但此时确实无比的懒惰,毫无爱意。那小巧的鼻子,像纽扣一般。白白的身子,更显出了眼睛的明亮,如宝石一般。小巧的手反复被粉嫩的舌头细舔着。那锋利的指甲,感觉下一秒,你就是它的猎物,被它所征服。一摇一摆的尾巴,显出了这只猫此时的悠闲。对没错,你没有看错!这就是一只猫!【本来想让你们在联想一下尤里小天使的,后来某些特征实在是暴露了!】勇利和维克托的嘴几乎是同时张开的,可以塞下一个鸡 蛋,维克托开心地呼喊道:“哇哦!~猫会说话了呢!好神奇呢!~”于是便像个好奇宝宝一样的走到猫前,蹲下,然后反复地揉着这只猫,弄得它嚎叫连连。勇利则在保持着最后的一丝冷静,心里不断重复道:嗯,没事反正我也是经过了大风大浪的人了,没有什么好惊讶的,嗯,没错……。看着混乱的场面,求此时马卡钦的心理阴影面积?
马卡钦此时的表情这样的!【结尾放图】主人不仅记不到我了,还不贪图我的美色了!“啊啊啊烦死了啊,别动我!别碰那里啊!!!啊啊啊!”这只猫一改前态,雍贵的样子全然不见,它此时只想摆脱维秃的追杀。勇利还沉迷在自己的世界里。其实吧——
        这样,不是挺好的么?其乐融融【啊呸】,欢声笑语。只是,他这可怕的记性……“啊啊啊胜生勇利你还想恢复维克托的记忆吗?全部哦!全部!”猫一边乱蹿一边说着。勇利的想法像是被那只白猫知道了一样,又惊又喜地说道:“嗯!我想!只要让维克托恢复所有的记忆,我,什么都无所谓了!”猫无语道:“那你快来救我啊!没看到我要被它折腾死了么?!还在这里试图傻乎乎地为他牺牲掉一切!笨 zhu!”“哦哦哦哦我马上过来!”勇利大步流星地冲上了前,这就是最后的希望啊!谁敢让它破灭!只见勇利走到维克托身边后,一把用力抱住了他。让维三岁不继续痴狂。维克托停下了动作,转过身来抱住了勇利。
     【好吧不能放图】
      完喽~就这样吧。

于是我就拿着生疏的26键开始更了。。。继续
维克托并没有喝了个酩酊大醉,而是等大家散伙之后,还一直在想今天大家一切的奇怪反应。一直到家里,维克托才没有顾虑这么多。
晚上,一个银发男子穿着松垮的睡衣,抱着个枕头,敲着勇利卧室的门:“勇利,快让我进来嘛,我要睡觉啊~”勇利钻在被窝里,大声地反对着:“啊啊啊。维克托你自己不是有房间了么!~真是的……”“啊啊啊我不要嘛,勇利的床好舒服的啊!勇利你就同意嘛~”“啊啊啊啊啊,维克托!~”
于是这两个人在夜里彻底干了个爽。【这就是你们要的肉,给你们】(哎呀怎么会呢)
夜,还很长。【千古名句】
——————华丽丽的分割线——————
【我很勤奋的【第二章】格式化
早安,万里的晴空。
只见勇利的床上是两个人。一位睡袍只遮住了下半身的银发男子和一位衣服都不见了的黑发男子。【我不描写,你们自行脑补】。关于维克托是怎么进来的,其实,是勇利的门本来就没有锁,所以……#(滑稽) 
只见维克托翻了个身,带着一口娇喘抱住了勇利。勇利也翻过身来,下意识抱紧了维克托。两人突然一睁眼,就是一阵响彻云霄的哀嚎。
“你你你,你干了些什么?!”这句话,反是维克托先说起的,“你是谁?我不认识你!”说着便把勇利推下了床,随后又看到勇利浑身上下只剩下那个,还大骂了一声hentai,便愤愤地整理好睡衣离开了勇利的卧室,留下勇利一个人在那里。“嘶,好痛……”勇利坐在冰冷的地板上摸了摸头,“难道,维克托他……”想着维克托刚才的一举一动,顿时感觉心如刀割,一时动弹不得。你啊,果然又忘了我,吗?
【果然我还是倾向了虐……】
  大家阅读愉快~【滑稽】

啊啊反正她不在……没错这是尤里!然后是我老(po)公!旁边的小姐姐,不说你们也知道了吧!看我家老公笑得多开心!【秀恩爱xN】好吧,不多说了,这个尤里,是不是蜜汁可爱呢?!

【本图经过水吉童鞋的授权~】
【没错第一章还是没有完】
“维,维克托,现在也不早了,我们还是……”勇利有些勉为其难地说道,维克托,是不是恢复记忆力了……“嗯?为什么啊~今天我们就把克里斯,尤里,还有披集叫出来吃烤肉啊!~勇利你去打电话约他们吧!”维克托就像是恢复了记忆一般,十分理所当然地说道。“哦,好。”勇利听话地一个个打起了电话,到了地方,果然,每个人都如约而至。只是,这次的气氛与上几次有些不怎么相同。
菜都上完了,然而大家还是一个个坐在那里,用狐疑地眼光看着维克托,使他有些不自在。维克托正想开口,克里斯就先发话了:“维克托,你确定你……你认识我?”“哈哈,克里斯你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不认识你呢?”维克托笑道。“不不不,克里斯,要这样。”披集纠正道:“维克托,你记得勇利他是你的什♂么♂人吗?”“???披集你就不要逗我了,我是勇利的未婚夫啊!~这个我怎么可能记不到呢?”维克托开始有些不解,但还是用着挑逗的眼神看着勇利,勇利一时鼻血横流。披集认真地点了点头,端正地坐在那里继续看维克托。尤里终于坐不住了,站起来问道:“维克托!你还记得清楚我们以前的教练是谁吗?最终的大奖赛排名是什么?!”“额,这个?你们今天都怎么了?这些,不都应该是众所周知的么?”维克托尴尬地笑了笑,不解地问道。“哦哦!没什么没什么,哈哈哈……”大家异口同声地解释道。然后喝了几口水后,又开始把问题纷纷指向勇利。维克托叹了口气,今天,大家都是怎么了啊?!
【ps:希望自己写出一个不同的失忆梗吧,不会太傻白甜,崩什么的♡】

【本图经过水吉童鞋的授权!~】
继续~
“维克托……你不是?”勇利呆呆地坐在床上,仍满脸惊讶地问着维克托。“嗯?什么失忆?哈哈,勇利是想和我玩失忆吗?挺有创意。”维克托笑道。“诶,诶?!难,难道说,维克托之前是在假装的,失……”勇利还是红着脸问道,结果被维克托一手堵住,热气在手里蔓延:“嘘……勇利,不要说话,我们,就这样……”维克托倾上了身子,离勇利越来越近,看着再靠近一点就要发高烧的勇利,维克托噗嗤一笑,说道:“我们……去外面玩吧!”